tgt9g扣人心弦的小說 超神寵獸店-第六百九十九章 不行也得行!閲讀-oxeh9

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
“靠,闷骚棍,你这话太无耻!”
叶无修话音刚落,旁边争论的薛云真和项风然都是大骂,居然用抵挡兽潮做文章,这也忒不厚道!
旁边的井深倒是没意外,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也行。”
门口,苏平看到薛云真和项风然都是怒骂叶无修,却没再报价争抢,当即知道他们的意思,都罢手了。
的确,这头原水噬空蛇,跟叶无修挺“般配”。
“那就交给你了,秘宝什么的我不用,这只售价3.28亿,你有钱么?”
“钱?”
叶无修错愕,没想到苏平居然是用来卖钱。
不过,他还真没钱。
常年在地底驻守征战,哪来的钱,要钱又有什么用?
旁边其他传奇和众多封号听到苏平的话,都是大跌眼镜,没想到如此凶悍的战宠,居然用如此廉价的价格就卖了,这不等于是白送么?
“这个,我没钱……”叶无修呃了几秒,才有些尴尬地道。
旁边的众传奇也都面面相觑,同样的,他们也没钱。
苏平一看他们的反应,不知是心酸还是苦笑,得,都是一群穷逼,不过这些“穷逼”都是为全球做出巨大贡献的人,不可用金钱衡量。
“前辈,我,我这里有钱。”陡然,下方一个紧张得有些结巴的声音响起。
众人望去,只见说话的是那众多封号里的一个壮汉,这壮汉说完,满脸紧张忐忑,浑身都在微微颤栗。
光在一位传奇面前,都会让人感到压力,更别说是十几位传奇了,他生怕自己说错话,冒然开口,被随手给灭杀了。
星圣骑士
叶无修微怔,立刻反应过来,眼眸发亮,身体陡然一闪出现在这壮汉面前,轻笑道:“有钱好,有钱就好,你先借给我一点,我这里有些秘宝,回头你尽管挑选,保证能让你战力大大提升。”
重灾区
这壮汉看到瞬闪过来的叶无修,吓得一哆嗦,等听到这话,才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赌对了!
“前,前辈客气了,喏,这是我的卡,里面有十三亿。”壮汉拘谨的憨笑道,飞快掏出自己的卡,十分麻利。
叶无修接过,拍了拍他的肩膀,瞬闪到苏平面前,道:“苏兄,刷吧!”
苏平看了一眼,将卡接过,递给旁边的唐如烟,道:“去刷了。”
唐如烟领卡,很快刷完,苏平看到店铺内增长的能量,微微点头,向叶无修道:“去签订契约吧,顺便一提,在本店购买的宠兽,在十年内不得擅自解约,除非是有特殊原因,可以来跟我申请。”
獵命師傳奇·卷五·鐵血之團 九把刀
这一条是系统防转卖的。
叶无修笑道:“不解约不解约,这么极品的战宠,估计战力能排到我的战宠前三,怎么可能解约。”
说完,他飞快来到那原水噬空蛇面前,完成契约。
随着契约完成,原水噬空蛇散发出的气息中,混合了一丝叶无修的气息,人宠构成奇妙而坚固的羁绊。
其他传奇羡慕地看着叶无修收起这原水噬空蛇,都没再说什么,这战宠的确跟叶无修的属性相契合。
“接下来第二只是黑山裂风猿。”苏平说道。
下一刻,一头十几米高的巨猿出现在场中,通体毛发漆黑,有四条胳膊,手爪上的指甲尖锐无比,向内弯曲,掌心还有奇特的风纹,这是道韵显化的风痕,虽说是极其浅显,但能将道韵显化到身体上,却是颇为特殊的情况。
呼!
黑山裂风猿目光暴躁,冰冷,扫向半空中的众多传奇,似乎随时会发动攻击。
众传奇都是错愕,目瞪口呆。
居然还有第二只?
“这只谁要,售价差不多。”苏平说道。
他的话将众人打醒,薛云真瞪眼,第一个道:“我要,不管多少钱,我要!”
“切,你有钱么,我要,这头战宠跟我有缘,你看它,一直在看着我,这就叫缘分,一见钟情的缘分!”井深轻哼道。
项风然冷笑:“人家分明是瞪着你,你还是离远点好,这战宠可没拴住,小心一拳砸扁你。”
“咳咳,这只战宠的属性,也跟我挺契合……”刚收起原水噬空蛇的叶无修,轻咳说道,但不等他话说完,便迎来异口同声的话:
“滚!”
你妹的,刚原水噬空蛇那是真的契合也就罢了,现在还想要?
苏平见几人争论不下,想了想,道:“别急,后面还有五只,本店是先到先得,既然薛小姐先开口了,那就交给薛小姐吧。”
剑噬苍穹 天剑绝刀
还有五只?
众传奇和地面上的封号们,都是傻眼。
这是什么恐怖宠兽店,这种级别的战宠拿出来售卖就算了,居然还一次性卖这么多?!
薛云真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没想到苏平会选中她,十分惊喜,连连点头:“对,对,就应该是先到先得!”
项风然也回过神来,不禁瞥了一眼叶无修,微微咬牙,丫的,刚怎么就没说先到先得,不然那只原水噬空蛇就是他的了。
不过,想到苏平说还有五只,那么他还有机会。
五只……这家伙自身该不会都是比这还极品的战宠吧?
不止项风然,其他人也都转过脑筋,想到了这个问题,都是嘴角一抽。
“谁有钱,愿意借给本小姐。”薛云真来到那群封号面前,犹如看着一群待宰羔羊,露出吟吟笑容。
被养成的女神
众封号面面相觑,顿时激动,连忙争先恐后地想要递钱。
能给传奇借钱,这比跟传奇借钱还要不容易!
这可是送上门来搭关系的好事啊!
看到封号众里争抢的画面,众传奇都有些无言,这些封号在争给他们送钱的机会,而他们却在争苏平的战宠。
很快,薛云真借到了钱,美滋滋地回到苏平面前,将卡交给唐如烟付款。
第二只售出,苏平继续掏出第三只……第四只……
很快,剩下的战宠全都卖光,七只均价三亿多,一共卖出二十多亿,换算成能量,两千多万!
而且,现在战宠清空,他也终于能系统升级了。
1.6亿的能量,升级后还有六千万能量可挥霍!
这七只战宠,加叶无修在内,四位队长级都是人手一只,剩下三只,苏平卖给了李元丰,以及向前见过的小莫和韩家老祖。
其他传奇都有些羡慕,为什么当初苏平进入深渊时,不是从他们驻守的囚狱世界路过?
买到战宠,几位传奇队长都有些喜笑颜开,苏平想了想,暂时是没空再去培育世界忙活了,接下来得商议如何防守和解决兽潮。
而且,一夜覆灭两大洲,兽潮来势凶猛,亚陆区很可能会在一天之内,就遭受攻击。
“系统,店铺升级。”苏平心中默默道。
“确认?”
“嗯。”
-100000000!
能量前的1瞬间不见,变成6开头。
只剩六千万了。
苏平没再多说,对众传奇道:“各位,来这边商议吧。”
店铺升级,他购置的房产经过加工,都会纳入到店铺之中,而街道对面的五大家族门面,依旧是老邻居。
苏平话落,趴在秦家小楼门口偷望的几位秦家封号,都是吓得一跳,十几位传奇要在他们这商议大事?
“好。”
众传奇点头,没异议。
不论是苏平先前抵挡住项风然的攻击,还是后面售卖的战宠,都让他们不得不高看几眼,即便是叶无修等几位传奇队长,对苏平也升起敬畏之心,毕竟能将如此强悍的战宠拿出售卖,自身的战宠水准,岂会差?
“秦老,周族长,你们也来吧。”苏平对旁边的秦、周二人说道。
秦渡煌笑着点头,看到他们在苏平面前争抢战宠,感觉颇为有趣,这些都是他们先前挑剩下的,果然,还是跟苏平做邻居最好。
其他传奇看了秦、周二人两眼,都没说什么。
众人来到秦家小楼中,顿时将大厅塞满,里面的三位秦家封号战战兢兢,迅速帮忙搬椅子,端茶倒水,招待众传奇入座,俨然当起了男佣。
“苏兄,地面上如今是什么情况?”入座后,李元丰第一个开口道,性子很急。
叶无修等人倒没觉得唐突,毕竟李元丰战力非凡,也算是准队长级的人物,而且这问题也是他们关心的。
苏平看了看秦渡煌,示意让他来说,毕竟他跟老谢联络频繁,知道的消息最准确。
秦渡煌领会,站起身道:“各位是这样的,昨晚凌晨1点左右,北欧洲覆灭了,刚4点多传来消息,西海洲也沦陷了,目前龙泽洲正在迁徙……”
站在十几位传奇面前,秦渡煌丝毫不怯场,虽说里面有不少虚洞境传奇,散发的气息让他心悸,但他如今手里有从苏平那里购买到的八头极品战宠,真正打起来的话,未必会逊色在场的虚洞境传奇,这就是他面不改色的底气。
很快,在秦渡煌的叙述下,众人对如今全球的局势,都有了认知。
大厅内的气氛颇为沉重,一片静默。
他们没想到,覆灭的不止一洲,而是两洲!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短短一夜……
接近半个蓝星的人口就这么没了!
“该死的,顾四平那家伙在干嘛!”
“深渊的事情,早就上报了,早就该做好准备,居然这么轻易就被覆灭!”
项风然和薛云真的脸色都很难看,对那位峰主也直呼其名,极度不满。
被接连覆灭,除了兽潮太强之外,唯一的解释就是没有做充分的应战准备,否则再怎么样,也能拖到峰塔的增援到场。
“现在龙泽洲也快沦陷了,我们赶过去的话,来得及么?”
“现在动身的话,也许还行,我有风羽神鹰,15分钟就能赶到!”
“太晚了,等我们赶去,已经来不及了。”
叶无修等人都是皱眉,久久不语。
苏平听完秦渡煌的话,想了想,道:“诸位。”
他开口,众人的视线顿时投望过来,虽然刚见面不久,但苏平已经是他们无法忽视的存在。
“我建议,咱们派一部分驰援龙泽洲,其他人,则在亚陆区找寻兽潮的藏匿地点,趁它们汇合之前,先将潜伏在亚陆区的妖兽驱逐、斩杀,这样的话,等它们进攻过来,咱们的压力也小点,也能抵挡住,否则被摧枯拉朽的攻击,只怕……”苏平没说完,但意思众人都懂。
先前苏平在通讯里跟李元丰说过深渊回廊里的见闻,光是天命境妖兽就有八只!这还是苏平看到的,至于逃到地表的天命境有多少,他们无从猜测。
但可以肯定的是,其他大洲的沦陷里,有海域妖兽插手,在地表上,海域妖兽是最庞大的群体,里面显然有天命境王兽。
武斗赢者 懵吃熊
就他们所知晓的,便有一只,号称海帝,统领全球海域妖兽!
这海帝不光是天命境,而且还是天命境妖兽中的夸张存在,寻常天命境都未必是对手!
再加上地表的四大恶兽……
即便他们常年驻守深渊,常年征战,也都感到头皮发麻,这绝对是一场极其惨烈的恶战!
但……能退缩么?
強歡,總裁的替罪前妻
他们想,可是却没路可退!
那就只有战!
驻守在深渊,他们虽然心中绝望,但他们见识过绝望的场面太多,都早已杀出一身血性和战气。
再大的困难,战就完了!
绝望?绝望能有屁用!
“只能这样了。”
井深叹道。
壹朝為奴.公主不承歡
项风然微微点头,看了眼苏平,道:“我想去龙泽洲,你们就留在这里,找寻潜伏在亚陆区的妖兽吧。”
踏道之
“你行么?”薛云真皱眉,但眼中却是露出担忧。
项风然嗤笑一声,道:“臭娘们,不要跟男人说行不行,答案是一定行!必须行!不行也得行!”
“你个黑疯子,叫谁臭娘们!”薛云真怒道,但怒完又深深看了他一眼,道:“要是遇到天命境妖兽,打不过就跑,别死撑!”
“当然,跟天命境的死磕,那不是头铁,是脑残。”项风然轻笑,随即看了眼身边的三位传奇,道:“你们三个要跟我一起去么?”
“那还用说么,老大去哪我们去哪!”
“都跟老大一起征战三百多年了,这最后一战,当然也要一起上!”
“呸,这话怎么听这么丧呢,老大,咱们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