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1r2火熱都市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ptt-第243章鑒賞-qqni8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工程小组,出发动作快。”
“他们走了。”
“阿米娅,你不该将体力花费在这里,那边应该我来处理。”迷迭香说。
“这样可以为你减少伤害。”林潇说。
“罗德岛不希望我这么做吗?”迷迭香说。
“不只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当然不想,而且我花费的只是体力,迷迭香花费的确实意识。”
“这我没什么所谓。”
“可是我们有所谓。”
“阿米娅,这个小哥请你说几句。”
“整合运动,感染者的朋友可以这样叫你吗”
“岁吧都随便了,我们都完了,我是想问你要去哪儿。”
‘我们能不能跟你去,我们没地方可以去了,萨卡兹会杀了我们,我们不想和同胞战斗了。’
“为什么你们会这么觉得。”林潇说。
“他们难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杀吗?”
“我听到他们有时候会说,要杀了其他人,就因为他们做错了什么。”
“我不清楚,也许他们会这么做,也许不会。”
“我想要看看他们真正的欧威才会得到事实而不是道听途说。”
‘不过我们也不会赶去你们那里的,你们害怕他们,他们做的事情就不会是和你们。’
“所以我想问你们要去哪儿。”
“我们要去核心指挥塔。”
“你们了。”
当然我们奥阻止这场战争,就必须去指挥塔。”阿米娅说。
“那麻烦你一件事情”
“杀人就免了。”
“不是的,我希望你们保护这个街区的人。”
“担心他们可能会憎恨。”
“那我们怎么办。”
“我觉得有俩种选择,一是脱下制服,不再是整合。”
“另外一种,做该做的事情。”
‘一种简单,一种很难,不过我想这应该让您们自已来选择。’阿米娅说。
指挥塔入口。
“可恶,这些懦夫打算封闭指挥塔的入口,启动封闭层。”盾卫说。
“还没有打进去吗?”
‘萨卡兹雇佣兵正在固守整个封闭区块的入口,我们不断遭遇其它感染者的骚扰,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
幻想弩手说。
“你再说一次,你是要我们和罗德岛合作。”
“没错,如果罗德岛不值得相信,按摩这座城市中任何人你都不用考虑”
“哪怕是陈腐的规则,他们也会遵守。”
“就算他们欠着大爹的命。”
‘如果我们都死在这里,谁来继承爱国者的精神。’
“我们有力量,而罗德岛有知识。至少凯尔希非常擅长这些。
我认为应该和爱国者差不多,你也看到了,连老爹也认同了她。”
“封闭层正在渐渐升级,做决定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大概就是这样,我已经和他们这么说了所以阿米娅、”
“我也不是想让你同意这件事情,我只是想这可能会好一些。”
‘让所有人损伤都笑,我不太理解,我只是。’
“没关系,你的提议是合理的,只是我们不会向盾卫一样行动。”
‘我们对感染者灭有处理权,也不会采取惩罚手段。’
“他们是不是快到了。”阿米娅说。
大明星系統
“应该吧。”
‘阿米娅我越来越不清楚了。’
“菲林,我来找你们的领袖。”
“想要报复的话,是该下载乃?”
‘必以为自已会点法术就尅尝试激怒我,白毛猫。’
‘我不喜欢你。’迷迭香说。
“因为你发现,比起一个商人的手下,你的行为更像是一个感染者的英勇战士吗?”
‘你说什么。’
“游击队战士。”
“你不可以未必我的雇员,你没有这个权利。”
“君王,你可以号令那些萨卡兹吗?”
“不能也不可能,不要这么叫我,我只是罗德岛的一份子,和种族和任何形式的力量都没有关系。”
拐個王爺來拜堂 冥夜紫
‘那简单了,你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要来我们这里,和我们一起去摧毁指挥塔。’盾卫说。
“为什么摆出警惕的表情,明明是我们做出了让步。”
“其他游击队的战士不知道我的作为,但是我相信i必定和他们一样希望解放这座城市遭遇塔露拉丑恶计划奴役的人。”
“为了重拾感染者的希望,如果你真的为了大家而战,你会答应的。”
“回答吧罗德岛。”
…..
没有人会为感染者提供援助,我们不是义军。
没有自已的城市也没有多少土地。
“我们身上长着原石,手里握着没有几把武器,雪在嘴里融化了就是水,独自装满了树皮。”
他们就是这么唱着,我最近学习了不少。
我们只是一些无处可去的感染者。
我越来越觉得先来北原是对的,这里到处都是无处可贵,无处可去的人。
城市中的感染者被分化,各种情况,只有在雪原上人才会变简单。
我想要回去,不过这次回去,我不是一个人。
许多人在雪原上冻死饿死,和他们在自已的土地上病死是不同的。
感染者应该开拓自已的城市,如果乌萨斯不允许,这个帝国就该被改变。
流亡,逃窜离开这里,最后也只有流离失所,这个大地上说的那些接纳的地方,只是一些童话。
感染者要重拾尊严,需要力量,需要团结,需要改变现状。
如果可以得到游击队的支持,也许我们CIA会困难。
重要的是重拾大家的信心,关键的是让我们的生命有意义。
“没错这里就是搜查队在废弃城市中新设立的哨站。
黑衣黑甲的度充值,啃食一切,这座城市被废弃十几年了。”
“核心设备被拉走,居民一个也不剩下,留下的这些件数和徒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被拆的赶紧。”
“这原本是哪个鬼族的领土。”
“涅瓦男爵,被刺死了,数百里手游继承他遗产的人都被连根拔除了。”
“谁做的,够凶狠。”
‘第一军里面不少这种人。’
“我不明白。塔露拉前几天你不是说,判断是现在的皇帝和贵族们打起来了。”
‘那位什么有人帮助皇帝。’
“叛乱时期主导判断的,正是在上一个时代,那个乌萨斯不断对外扩张的时代中,占尽好处的贵族。”
“新皇等级以后,自然要让这些人将他们吞进去的资源和城市都吐出来。”
“当时乌萨斯的军队都处于贵族的控制下,但是保皇党也很聪明,少一张嘴多一份钱。”
杀了那些贵族,钱就进入了自已的口袋,虽然风险很大,他们却也还算有冒险的资本。
所以叛乱时期,除了明哲保身的大城市,叛乱的鬼族都遭遇最严重的打击。
就是他们计划好的。
这么说如果是叛乱者取得了又是,那结果是皇帝被软禁,反抗者被吊死。
被逼同意军队里面这些浑身冒着酸臭气味的老贵族的特别全力。
各个公爵和诸位队伍会将乌萨斯分割成好几块统治,至少暗地里肯定这么来。
而且现实说在捣乱中和事情解释以后,姐姐高声的青年军官,可不要以为他们是向着新皇帝。
他们可能只是向着钱。
“懂了,说到底是为了钱打仗。”
‘没错。’
‘你是什么事情都知道吗?塔露拉。’林潇说。
“教我这些东西的人傲慢到根本不在乎我学了多少。
我知道的那些随口说出来肯定还是可以的。”塔露拉说。
“得了吧,你可真够聪明的,来这是为什么,你都说能够住人的地方都额谜语哦了。”
“你这几天是怎么从那些人的话里面听说出来,搜查队在这里?”
‘周围的各个村子都打算迁移,如果不是天灾要来了,那就只有一个原因。’
我要穩穩的幸福 今息
“是这些搜查队进驻了,可这要是某只队伍经过,村子是不敢走的。”
‘大概是因为售货机刚过,搜查队挑这个时候来理性搜查,不过是为了捞油水。’
“最近还在运作的城市,舒拉茨堡,是个轻工业为主的城市,停靠在这里最多只是想要采购资源。”
“那附近几个村子都没有打的发保护,搜查队千里迢迢赶到这里,一定是看中有有谁。”
“原本只是大叛乱阻止起来搜查感染者的流氓,现在都成了横行乡野无恶不作的姥爷了。”
“那要打掉他们,我么你在这附近过这段日子会安生很多,该打。”
抗日之特種戰將
“我们没有那个本事。”
“啊,我们在这座什么。”林潇说。
“盾要进攻这个哨站。”塔露拉说。
“游击队?”林潇说。
“感染者的游击队?”
‘想要联络上他们并不容易,我们追了三个月的消息,现在总算捞到了机会。’
“你前几天说我们在找一帮人我没有在意,结果你真的在找游击队。”
“但是你联系上南方城市的感染者和能轻松,想要联系上他们倒是有这么难的?”
“想要在城市里面生存需要情报。”
“想要在雪原上生存依靠的确实决定的战斗技巧和乌萨斯侦察兵的消息。”
台湾旅游TOP体验
‘感染者没有武力,游击队只是和大家对话。他们根部不想被人找到也不想和谁解除。’
“它只是不断接纳感染者将他们训练成为战士。
可能和我期望的不同,但游击队毋庸置疑依然是健壮的,生机勃勃的。”
塔露拉说。
“至少有俩只游击小队在十公里之外的感染者聚落中交换过资源。”
‘就算当地感染者不肯定说,但是村子外面那些生火的痕迹可不曾留下。’
“他们要做的只有这件事情,毁灭刚刚建立的哨站。”
‘各位就在这里等吧,注意警戒,也许会有搜查队员从这里逃跑。’塔露拉说。
“这里离舒拉茨宝还很远,哨站也没有建立牢固,他们不会坚守的。”
“他们一定会撤退。”
‘如果他么没有被游击队全部歼灭的话。’
“藏好我们可是没有办法和搜查队正面对抗”
“你要一个人去?”林潇说。
“就让我一个人去,要和游击队联络,得向游击队展示,我们没有敌意。”塔露拉说。
“还有起了冲突,你们也可以逃跑。、”
“你当我们是懦夫?”林潇说。
“我没有见过比你们更勇敢的人了,所以对其他感染者同胞来说。
你们很重要,他们想要活的更久就更需要你们。
你们活着就因为牺牲更多人想必,哪个更好。‘那个”
“你还是瞧不起我们。”
这是我想了很久的结论,而且是对所有人都有个号结果。”
“你可别乱说哦。”
“你生气了?”林潇说。
“可我们一样生气,你觉得我们不懂你,就像是我们觉得你没搞懂哦我们想什么。”
“我们不想要结论我们跟着你,是为了让大家更好的活下去。
你打的好,让大家吃上饭,你让我们知道了很多事情。”
笑西游 最美的维度
‘虽然不怎么动,但是我觉得你和那些其他城市里面,甚至是矿场的感染者不同。’
帝凰
“你只是不想我们死吧,但是塔露拉,你看我们怕吗?”
“你肯定灭有想过我们比起苟且偷生,更想要和你一起死。”
“如果我说我早就想到了,只不过是不希望你们这么做呢。”塔露拉说。
“为什么?”林潇说。
神月颂 月莺
“因为我不会死。”
“服那个新吧,让我去,你们不去也还是减少伤亡,我可是不死的”
“这是那个怪物对我说打”
‘但是塔露拉,我们不该让别人看清,别让他们觉得我们实在求他们,让我们跟着你一起去。’
“不对!刽子手才讲究谁更会杀人,你们已经赢得了很多人的尊敬了,因为你们站了出来。”
‘如果水看清你们,那应该被鄙视的是他们。’
“等等塔露拉,你真的只带一把剑去?”
“我还带了名册。”
“朋友们,记住,这可比剑更重要。”
“塔露拉有点后悔。”
如果她没有遇到让人闻风丧胆的游击队,没有看到他们标志性的巨盾,没有看到破旧的乌萨斯军备。
甚至连错问道游击队里面的高大萨卡兹都没有看见。
“不知道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她遇到了雪怪小队”
她点这货,在一群白衣雪怪惊愕的目光注视中跳进了搜查队最后一处碉堡。
可不要将名册烧了,真是够冷的。
那就是现在她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之一了。
那是她贵族生活结束的时候。
“你回来了。”男爵科西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