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bux火熱都市小說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ptt-第231章 替死鬼看書-t2rhq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面对君墨白的这种震惊,凰于飞倒是表现得十分坦然,耸了耸肩,看着窗户外面明晃晃的月亮,回头对着君墨白笑得灿烂:“富贵险中求的道理,殿下难道不明白吗?就像是殿下一样,你明知道上阵杀敌会受伤,甚至会死,可你还不是一样要披挂上阵?”
“你……”凰于飞这直白又大胆的说法,实在是让君墨白不敢相信,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去反驳她。
甚至是可以说,从君墨白的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愿意去反驳她。
凰于飞咯咯笑道:“每个人都在付出一些什么,去交换一些什么。人和人之间的合作,都是建立在彼此需要的基础上的。可单单是彼此需要,还不足以让人建立合作关系。毕竟,合作就是伙伴。若没有一定程度的信任,也是很难展开合作的。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很明显,殿下对凰于飞不够了解,所以才拒绝了凰于飞的要求。不过没关系,我暂时还是很想和殿下合作的。殿下可以想明白了再来和我说。至于殿下所请,我只能说,如果殿下不能答应把药材的生意给我,那别说是一千两银子一份药材了,就是一万两银子,我也不想和殿下做这一单生意。”
若是平时,听见凰于飞这样嚣张狂妄的言语,只怕君墨白早就有想将人拉出来碎尸万段的想法了。
可这会儿,君墨白倒是冷静了下来:“你对药材生意,就这么执着吗?”
“是。”凰于飞只是一瞬间就给出了答案,根本没有任何犹豫。
君墨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抗戰之責
凰于飞歪着头看了君墨白一眼:“如果你眼前有一位旷世奇才,是治军能手。你会忍得住,不去招揽?只怕是,不能变成自己人,也不能变成对手,最好是变成死人吧!”
“但是我们上一次合作的时候,你还没有开口说药房的事情。”君墨白有种被凰于飞算计了的错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神魔術師 夏天吃西瓜吧
凰于飞淡淡的看了君墨白一眼:“我们上一次合作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我能不能去京城,什么时候会去。当然没必要和你说药房的事情。”
“京城有什么,你一定要去?” 君墨白第一次看见凰于飞的时候,就觉得这不是一个寻常女子,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子。
随着接触越来越多,君墨白就发现这个女子身上像是有宝藏一样,无穷无尽,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探索,去搜寻。
凰于飞脸上带了几分无奈的苦笑道:“其实我也知道,现在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去京城最好的时机。不说是有没有准备好了,我现在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准备。然而,圣旨一下,殿下觉得,我还有机会去准备吗?我这样的身份,我有资格去拒绝皇上吗?再说了……”
凰于飞莞尔一笑:“当初还在庄子上的时候,殿下就亲自来找我,难道不是早就算计着这一场吗?”
看着君墨白错愕的样子,凰于飞脸上露出几分邪魅的表情:“还是说,殿下果真是入戏太深,假戏真做,已经爱上我了?”
妒妇重生
君墨白淡淡看了凰于飞一眼,神色中看不出任何悲喜的道:“是不是爱上你,对你来说,重要吗?还是说,凰小姐心里已经对本王芳心暗许,这个时候想方设法的想要寻求本王的回应?”
君墨白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言语中带着一抹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期待和试探。
凰于飞缓缓摇了摇头,声音平淡如水:“凰于飞此生,断情绝爱。不会爱上任何人,若是殿下对我有什么特殊的心思,凰于飞劝告殿下,趁早死了这份心。”
君墨白心中震惊,是经历了什么,才让凰于飞小小年纪就说出断情绝爱这样的话来。
还不等君墨白想好如何去探寻,就看见凰于飞那一张巧笑倩兮的脸:“当然了,我会控制着我自己不去爱上任何人。可我长得这么好看,人又这么聪明能干,我自然是没办法控制住旁人爱上我的。但是,战王殿下,我需要提醒你的是,我和你之间,只有交易!还请战王殿下,自重!”
简单明了的一番话,让君墨白没来由的窘迫了起来,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的对着凰于飞略恼怒的沉声道:“凰于飞,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浪跡在星河上的夢 夢幻居士
凰于飞莞尔一笑:“殿下不懂,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殿下,药材生意的事情,殿下可考虑清楚了?其实……”
凰于飞顿了顿,看了看君墨白脸上那期待的表情,轻笑道:“依着殿下的身份,如果这桩生意真的能做成。对于殿下来说,可是名利双收的好机会啊。”
君墨白冷笑道:“能让凰小姐让出几分利润,可真是不容易。”
我,BOSS,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Ass银鹰
凰于飞理所当然的点头道:“确实是。你为名,我为利,咱们的合作,才是天作之合。”
“天作之合这个词,可不是这样用的。凰小姐,有空的时候,多读读书吧。不然,京城的局面,可不是你能搅弄的了。”
君墨白说完这句话就毫无预兆的离开了房间,凰于飞转了一圈儿都没找到君墨白,这才恼怒跺了跺脚:“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也没说这桩生意成不成!”
我从仙界归来
正恼怒就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凰于飞这才反应过来,君墨白只怕是听见有人敲门这才离开的,没好气的过去开门,就看见秋杏脸色十分难看的站在门口:“启禀小姐,周氏回来了。”
凰于飞的心也沉到了谷底,她想过周氏的许多手段,却唯独没有想到,周氏竟然能拉下脸,主动回来。
只不过,这府里还有老太太,二房也还有凰柏在,怎么都轮不到凰于飞这个晚辈开口说什么。
尽管十分恼怒,却不方便表态,只淡淡的道:“回来就回来了,特意来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秋杏忙道:“府主府的周公子亲自送回来的,就是那个太子伴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