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nfp笔下生花的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txt-第八百七十三章 怎麼辦熱推-b28qd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寒冬腊月,脱光了走在户外的感觉有点舒爽,张弛低头看了看发现手里还拿着门把手,这玩意儿还真不好藏,先将门把手从墙外扔了进去。大摇大摆地走入别墅住宅区,来到门口,轻轻松松一个跨栏动作,一丝不挂的感觉轻松极了,感觉身下一荡就跨越了门禁。
距离林黛雨现在的住处已经不远,张弛准备找个机会进去,却看到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推门走了出来,张弛吃了一惊,老阴货情报有误,林黛雨明明在家。
得亏自己是隐形,如果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地出现在林黛雨面前,那场面何其尴尬。不过对他来说倒是一个从正门进入的绝佳机会,还是别进去了,直接把门把手扔在她脚下就走。
张弛这才想起自己忘了拿门把手,有点不上心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给忘掉了,赶紧回过身来,刚巧林黛雨也回来了,两人差点迎面相撞,张大仙人赶紧侧身,屏住呼吸。林黛雨从他身边走过,冷风吹起她的发丝,发香阵阵传入张弛的鼻息之中,更郁闷得是,有几根发丝钻到了他鼻子里,张弛强忍着打喷嚏的冲动。
近距离观察林黛雨,发现小妮子越发美丽了,只是瘦了一些,应当是最近生活过得不太如意,林黛雨并未发现这个近在咫尺的裸男,进门去了,大门在她身后关闭,张弛被拒之门外。
张大仙人去找门把手,等来到了地方,发现一只小泰迪正玩着门把手。
张弛这个郁闷啊,大冷的天,我光着个屁股在别墅区逛荡,容易嘛我,想不到这玩意儿居然成了泰迪的玩具。
张弛左顾右盼,首先确定狗的主人不在附近,这才向前走去,试图在泰迪没有发现之前将门把手捡起。
渐渐靠近,正准备出手之际,小泰迪一口将门把手叼起。
张弛暗骂,这谁家的野狗也不栓,更离谱的是,门把手又不是骨头,你叼着它干什么?决定出手抢过来。
小泰迪非常机警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叼着门把手转身就跑,张大仙人岂能让它跑了,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以他今时今日的能力,区区一只小泰迪别想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走。
一把抓住了门把手,小泰迪性格有点轴,死死咬住门把手不放,连带着门把手一起被张弛给拎了起来,张弛见到小泰迪还是不肯放口,扬手照着小泰迪的脑袋拍了一巴掌。
小泰迪咿唔叫了一声,掉落在地上,然后冲着那漂浮在空中的门把手嗷嗷直叫,一边叫一边锲而不舍的往上跳。
这次张弛扬起门把手照着小泰迪的脑袋磕了一下,小泰迪被砸得惨叫一声,落在地面上,门把手如同会飞一样,追上来照着它的脑门子又来了一下,小泰迪被接连两下给打怕了,掉头就跑,以它的狗眼是看不出门把手背后还有人操纵的。
张大仙人打跑了泰迪,带着门把手重新回去,发现大门紧闭,想要从大门堂而皇之地走进去已经不可能了。
避尘珠已经恢复了一些能量,但是已经处于隐身状态,就没必要多此一举。
张弛轻轻松松翻到了二层的露台,来到门前,先听了听里面的动静,房间里面没人,张弛悄悄拉开阳台门走了进去。
从房间布局来看应该是主人的卧室,张弛将阳台门恢复成原样,林黛雨不在房间,张弛将门把手放在梳妆台上,正打算沿着原路退出去,却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张弛赶紧去墙角边站着。
身穿白色浴袍的林黛雨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会儿功夫她冲了个澡,张弛暗叫不妙,妈耶!怎么会这么巧呢?老阴货该不是故意安排自己这个时间段过来,帮他们两个点一点鸳鸯谱吧。转念一想又不太可能,林朝龙爱女如命,怎么可能放任自己占他闺女便宜。
林黛雨拿起遥控将窗帘关上,然后脱了浴袍。
张大仙人把两只眼睛一闭,太特么晃眼了,这要是被林黛雨发现,岂不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卑鄙下流的小人。
林黛雨还没有发现房间内躲着一个人,站在梳妆镜前方整理了一下头发。
闭眼绝不是因为非礼勿视,而是条件反射,张弛这会儿目瞪口呆地望着林黛雨,要说好多地方他也曾经走马观灯地游览过,只是没机会深入,刚才在外面看着蛮瘦的,想不到这一脱衣服该丰满的地方还真是丰满,深藏不露啊。
林黛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也没穿衣服,转身去接电话,一转身,张大仙人更是一览无遗,伸手捂住鼻子,生怕鼻血不受控制地喷出来。
林黛雨伸手开了免提:“谁啊?”
“您好,我是小区物业管家,最近周围治安不好,还请您多多留意,如果发现任何异常状况,请和小区物业及时联系。”
妻从天降:首席的甜宠美人 三月雪
张弛听着这声音有点像导航中那个女的,稍一琢磨向林黛雨示警的十有八九就是老阴货,老林应该没想到自己正在大饱眼福吧,估计是认为自己呆得时间太久,怕自己对他闺女干坏事。
张弛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把林黛雨看了个遍,想不到送个快递居然还有那么大的福利。
林黛雨没发现什么异常,说声谢谢,走回梳妆台前,还是没看到门把手,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脸,然后拿起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张弛感觉这会儿口水分泌格外丰富,悄悄往下咽,生怕发出任何的声音惊动了林黛雨,内心热血澎湃,身体肃然起敬。
林黛雨这会儿才看到了门把手,愣了一下,将吹风机放下,却忘了关吹风机,刚才抽出的纸巾被热风一吹,轻轻悠悠飞了出去,朝着张弛飞了过来。
张大仙人一动不动,一张纸而已又不是飞刀,眼看着那张纸飘飘荡荡贴在了自己的肚皮上,看上去犹如薄薄的纸片悬浮在空中一样,张弛有点惶恐,如果林黛雨看到这诡异的景象肯定会发现不对。
他徐徐吹出一口气,将纸巾颤巍巍从肚皮上吹落,玛德!挂上面了,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
趁着林黛雨研究门把手的时候,张弛悄悄移动右手,刚刚到了中途,林黛雨的目光就转向了这一边。
张大仙人呆若木鸡,一动不敢动,现在要是动手拿开那张纸巾,岂不是什么都暴露了?
林黛雨并没有留意到那张如同小旗一样挂在那里的纸巾,转过脸去,准备继续研究门把手。
张弛的手悄悄伸展,捏住了纸巾的一角。
林黛雨猛地转过脸来,张弛瞬间石化,心中暗叫不妙,她肯定还是发现情况不对。人都会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张弛总算明白该低头的时候一定要低头,该服软的时候必须要服软。这该死的纸巾就像膏药一样和自己的傲然挺立对抗着。
张大仙人本有无数种方法让纸巾消失,可在林黛雨的注视下,什么法子都用不上。林黛雨仍然没有穿衣服的意思,张弛认为她看不到自己,仍然认为房间里只有她自己。
林黛雨站起身,向张弛走了过来,明显发现了那张奇怪的纸巾。
张弛知道林黛雨只要伸手来拿纸巾自己就全暴露了,当下也顾不上想太多了,急中生智,给纸巾施加一些热能。
纸巾被点燃了,林黛雨见纸巾莫名其妙燃烧了起来,也吃了一惊,她第一反应就是去拿水杯,直接一杯水泼了过去。
张弛身手何其灵活,在电光石火的刹那已经成功逃离了角落,林黛雨的这杯水一点都没泼在他身上。
林黛雨这才迅速将浴袍穿上,青春美好的胴体重新包装起来,冲着角落道:“什么人?我知道你躲在这里!”
张弛一言不发,这会儿已经逃到了林黛雨的背后,肃然起敬,对林大小姐的敬意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林黛雨伸手在刚才张弛站立的地方划拉了两下,没有摸到人,她胆子也够大:“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张弛才不相信她能看到自己。
此时楼下传来警报声,林黛雨皱了皱眉头,迅速去衣帽间拿衣服换上,这才快步出门,张弛自始至终跟在她的身后,林黛雨来到客厅的时候,物业经理带着保安也到了。
林黛雨开了门,表示是自己误碰了警报,由始至终都表现得非常淡定,张弛甚至都怀疑她已经看到自己了。
在她和物业交谈之际,张弛蹑手捏脚地从正门离开,他好像很久没那么狼狈过。
回到车内,张弛穿上衣服,导航响了起来,林朝龙愤怒的声音响起:“臭小子,我让你去送东西,你去干什么?”
张弛慢条斯理地将衣服穿好,塞了一颗药丸在嘴里,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胖脸渐渐出现,他叹了口气道:“你还好意思说,不是说她不在家吗?”
林朝龙道:“我也不是万能的,我想提醒你的时候你关机了,还有,你为什么要脱光衣服?”
张弛没好气道:“不是给你送东西,哪会发生这种事。”脱光的也不是他一个,你闺女也脱了,你咋不说?
张弛启动汽车准备离开,可发现一个身影朝着车头走了过来,不是林黛雨还有哪个?张弛有些纳闷,难道自己被跟踪了,不然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弛低声道:“怎么办?”
林朝龙这会儿哑巴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办。